永利皇宫登录官网
    李悠前脚登车,这辆飞车轻轻一晃,就直接启程了。

    李悠不知道的是,他这辆飞车走了半天后,一架类似谢卓远那辆房车的大型飞车开入了集合点。

    懂行的人一看就知道,这是四皇子的座驾。

    剑宗明知道这届新弟子可能会受到袭击,怎么可能不防范。而且这次有资格去的新弟子,本就是谢卓远他们兄弟四个,加上一个董明昭和一个刚刚筑基的弟子。

    除了一个钱初九,已经出任务了。这些人本就是这一届的精英,无论天资还是身份。

    所以剑宗特意调用了四皇子的座驾,并派遣了一名金丹,三名融合的阵容路上护持,并主持秘境开启的事宜。

    调用四皇子的房车,一方面是速度够快,减少路上的时间,一方面自然是可以乘坐的人比较多,除了四名高手,还跟了两队幽龙卫。这阵容足够彰显剑宗的重视了。

    也正由于速度快,所以刻意晚出发半天,这样到了就正好开启秘境,减少在外的时间,减少风险。

    谢卓远和董明昭到了后,都下意识的四下打量了一圈。然后找上负责弟子。

    “外门弟子李悠呢?到了么?名单上应该有他。”

    负责弟子一改面对李悠时的公事公办,脸上洋溢着谄媚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您稍等,我帮您看一下。哦,有,外门弟子李悠,他来早了,等不及,跟了一辆未满员的飞车就先走了。您是不知道啊,那脾气,直楞直楞的,怎么说都不听。”

    董明昭面露疑惑,这似乎不是他认识的李悠啊。李悠平时虽然有些傻愣,但是礼之一道已经成为本能,为人做事都让人如沐春风,断不会如此无礼。

    他和李悠接触的时间还是短,所以也不好武断判定,也就没说什么就上了车。

    但是谢卓远和李悠太熟了,一听就知道有问题。

    眼神顷刻间犀利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外门弟子赵琦迁,很好,我记住你了。你最好能说几句实话,否则你后边的人我也许动不了,但是把你逐出剑宗的面子,我还是有的。”

    “七皇子,您别开玩笑,我怎么可能敢骗您。”

    赵琦迁冷汗瞬间顺着后脖领子就流下来了。谢卓远说的一点不夸张,这里是昆吾剑宗,老谢家的地盘。凭着弗幽剑,谢卓远就有这么大的面子。也许谢卓远势单力薄,对付不了他主子,但是对付他一个普通外门弟子,还是牛刀杀鸡一般浪费的。

    “很好,忠贞可嘉,祈祷吧,我师弟别出事。否则你这份忠贞,只能刻在墓碑上了。”

    “七...”

    赵琦迁还想说什么,但是被谢卓远一个杀气肆意的眼神给堵住了。

    完了,这下麻烦了。他虽然不知道具体的安排,但是隐约知道,有些人是真不打算让李悠活了。

    原本其实这些人没太在意李悠,毕竟那只是谢卓远寄托仁义的一个工具罢了。留着说不定将来还是谢卓远的一个软肋。所以打压一下,流放出去也就算了。

    但是事情的发展逐渐不对了。他们一直在打压谢卓远身边的力量,希望把谢卓远弄成一个孤家寡人。但是谢卓远这边一心修炼,倒是没什么动静。李悠那边却不声不响的一下子弄出了董明昭和钱初九两个天才。这俩可都不是一般的天才,都是惊动剑宗高层的人物。好在钱初九入了五色,被派出去任务了。董明昭和谢卓远之间毕竟隔了一个李悠,现在斩断李悠这根连线,还可以阻止这两人进一步发展。

    真正坚定他们动手的,还是六皇子不惜自爆出丑,爆出了李悠浩然气强的不正常的事实。才让这些人对花师上报的李悠资料中,那句轻飘飘的赤子之心,天性向儒有了明确的认知。必须在李悠真正引起大佬注意前,弄掉他。否则他必然成为下一个花佩理,成为谢卓远心中分量最重的人。

    李悠出事了么?出了。离开剑宗小半天后,一场闹剧就突然开始了。

    车祸了,李悠乘坐的飞车,拐角时减速不及,和一架似乎在路边休息的飞车发生了不小的剐蹭事故。

    本来飞车本也不是什么脆弱的物品,更何况剑宗用的,自然质量上乘。别说剐蹭了,撞上也问题不大。两家飞车除了猝不及防剧烈震了一下,也没什么大毛病。

    但是那架飞车上跳下来一个少年,张嘴就是一连串的污言秽语,骂的相当粗俗。

    剑宗弟子何等傲气,当即就有人回骂了过去。

    一来二去,就逐渐从嘴炮,火气越来越大,有了动手的迹象。

    对方看服饰,就知道是帝国四级宗门中拔尖的,黑嵩刀宗的弟子。否则一般小宗门,真没和剑宗叫板的底气。

    李悠看着身边的这些剑宗弟子,一个个似乎同仇敌忾般,越说越离谱。一场小小的车祸快扯到宗门的颜面之争了。心中的笑意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同门相残在任何正规点的宗门都是滔天大罪,这帮师兄看样子并不敢真脏了手。那他们存在的意义,就是这个么?挑起争端,引起械斗,然后让黑嵩刀宗的弟子失手闹出点伤残,或者人命。

    那就让他们如意好了。

    “混蛋,辱我,师门,去死吧!”

    两边正在酝酿情绪,找个合适的借口开战。谁成想李悠不按套路出牌,突然暴起,左手一挥,圆盾飞射而出,抢先动了手。

    问题是李悠一出手可就下了狠手。他虽然没有玉币了,但是有真气啊。他这盾牌可是被小姨附灵了的。

    飞射的盾牌边缘闪动着一抹晶莹的亮光,那是灵引冰刃。

    剑宗和刀宗,起码在筑基这个阶段,都普遍缺乏远程手段。两宗弟子相互都很熟悉,所以相距差不多五米,为即将开战留出足够的空间,也流出足够反应的时间。哪成想李悠突然偷袭,强悍的臂力,加上《龙城盾》特殊的技巧,还有圆盾本身合适的造型。

    这一偷袭完全出乎意料,为首领骂那名黑嵩刀宗弟子完全来不及反应,只是本能地一歪头。圆盾狠狠的砸在了左肩。然后注入真气,激活了的冰刃轻易的撕裂了防御能力一般的宗门制式衣袍,直接卸掉了一条胳膊。

    战斗就这样被迫开始了。

    剑宗这边负责的弟子都快哭了。原计划很简单,双方开打,自己这边故意漏点破绽,对方也配合的不经意间对李悠形成围攻,痛下狠手。甚至为了计划逼真,不被宗门追责,双方都受点不轻不重的伤也在计划内。要把事件定死为意气之争,才能蒙混过去。

    但是李悠突然出手,上来就废了对方一条胳膊,这就麻烦了。飞车都是十二人,在对方伤残一人的情况下,还露出破绽,打不过。回去绝对要被追究的,这涉及到剑宗的颜面。

    更关键的是,李悠此人太无耻了。武器是刀盾,怎么看都是近身战的模样,而且据情报,修炼的还是《牛魔大力法》,本就该是冲上一线玩命的风格。但是李悠呢,一挥手,圆盾竟然收回。然后身形一缩,躲在了众人身后,完全拿着圆盾丢来甩去,当了一个远程。

    是谁说这货傻的,傻能傻的这么无耻?

    打,达不到目的,不打,对不起气氛。可把双方气的半死。只能咬牙假戏真唱了。

    但很快,刀宗的人就认怂了。不认不行啊,双方都是自己人,下手势不能下死手。但是李悠这货是真下死手啊。那圆盾第一次算偷袭,但当第二次,第三次重伤刀宗弟子,这不能打了。

    真见了鬼了,这力量,这速度,这破坏力,这是一个刚筑基的菜鸟?什么破情报,老子不玩了。

永利皇宫登录官网